书画联盟-古玩百科_琴棋书画_珠宝玉石_文玩瓷杂_收藏艺术_鉴赏交流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05|回复: 0

画商日记-画商眼中的大画家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-23 03:07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文/张宗子    法国画商雷奈·詹泊尔的《画商日记》,断断续续读了很久。读得慢,原因有二,一是内容丰富,二是译文不太顺畅,有不少错误。作者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期,往来于欧美之间,生意做得很大,交往的人物,一头是名画家,一头是大富商。见闻的点点滴滴,足以为爱好者的谈资,而与莫奈、雷诺阿和法国小说家普鲁斯特相关的部分,也是珍贵的研究资料。
    詹泊尔阅人既多,观察力敏锐,随意写来,涉笔成趣。比如他写马蒂斯:“除了两眼是蓝色,他周围的一切都是黄的:他的外套是黄的,面部皮肤是黄的,靴子是黄的,心爱的胡子也是黄的。他戴眼镜,自然也是金色镜架。”红黄蓝都是马蒂斯喜欢的颜色,他的颜色搭配,鲜明好比儿童,这里的描写,真是人如其画。
    写毕加索:“年尚不及四十,却是肥头大耳,面无血色,两只骨碌碌的褐色眼睛,活像小孩玩坏了的铜钱。这位大胖子的脸上共有六根线条,像解了扣的布口袋,从双眼、鼻孔和嘴角两边垂直而下,脉络清清楚楚。”也很传神。
    对画家及其作品的评价,有时只言片语,既幽默,又一针见血,如说拉斐尔前派:“他们专门唱反调,就像骡子一样,是违反自然规律的产物。”
    J·P·摩根是美国的金融大亨,也是大收藏家。纽约的摩根图书馆,至今还是游客必到之处,其中收藏的珍罕书籍和文稿,令人叹为观止。詹泊尔讲了摩根的一个小故事:有位名叫伯纳德·弗兰克的巴黎收藏家,将毕生收集的一百多张十八世纪的舞蹈艺术卡片,以二十万美元卖给摩根。摩根问他,花了多长时间收集到这些,他叹口气说,三十年。摩根一笑,说:“我才花了五分钟。”
    詹泊尔着墨最多的画家是莫奈,其次是雷诺阿。他写雷诺阿的晚年,虽然壮心不已,然而一饭三遗矢,让访问者心中恻然。1918年,雷诺阿七十七岁,那年三月,詹泊尔去看他,其时雷诺阿太太已过世三年,屋子无人收拾,颇为杂乱。画家“手指萎缩,骨节突出,皮包骨,蜷缩在掌心里,已经伸不直了”,但还坚持作画。
    女仆说,画画时,把画笔夹在他指缝里,用细绳或丝线绑好,掉下来就再绑上。人老迈如此,眼神却像山猫一样锐利:“有时他叫我,说画笔上有根毛掉在画布上了,让我捡出来,免得影响上色。我找了半天也看不见,结果还是他指给我,是一根很细的毛,藏到一小块颜料里了。”
    印象派画家注重光线和色彩的变化,雷诺阿有时虽然太甜太暖,在表现光影的变化上,却也很下功夫。他对詹泊尔说,油画年头久了,色彩会变,这一变,就不是画家当初所要的效果了。早年他在卢浮宫,看到特洛提的《牧归图》,“小牛鼻孔哈出的气在阳光下色彩鲜明,几年后再见,阳光的效果已经荡然无存。”他就想,应当调出一种永不变色的颜色,为此不断尝试,但仍没把握。
    雷诺阿有一幅画,画中的女士手持玫瑰花,花被画成较重的砖红色。雷诺阿解释说,之所以如此,是预先考虑到将来颜色的变化,砖红色若干年后就变成理想的乳红色了。詹泊尔闻此不禁感叹:这也太殚精竭虑了。
    作者称赞雷诺阿一幅画里的树画得好,雷诺阿说:“这棵树可让我伤透了脑筋。树的色彩很丰富,不能一概用灰调子。那些小树叶子,把我累得筋疲力尽。一阵风过,色调就变了。依我看,树叶的色调不在叶子上,而在叶子之间。”
    画家年轻时,四处游荡,随时作画,没有钱的时候,以画抵房租。成名后,这些画价值不菲,而画家也很想收回一些到自己手中。他在布日瓦附近的一家旅店就留下不少画作,包括八张大幅的。八年后重回故地,旅店老板对他说,很高兴看见你回来,你有一卷画忘了带走,这次别忘了。雷诺阿的喜悦,可想而知。
    雷诺阿说过:“华托、拉斐尔,正当盛年就夭折。正因为他们自知天不假年,才如此才华横溢。”他和莫奈都得享高寿,这句话,不知是感叹还是羡慕。
    张宗子 旅美作家,现住纽约,著有《空杯》《书时光》等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